三巨頭壟斷天然氣發電設備
2014-07-12 16:26:32   來源:    點擊:

檢修維護費用驚人,費用由全民負擔
  據21世紀經濟報道 天然氣發電機的檢修費用常常令中國電廠談虎色變。自從上海漕涇天然氣發電廠建成后,僅2009年~2011年間,漕涇電廠即為檢修維護花費了驚人的3.83億元,已超過其總投資的13%。
   由上海電力(600021,股吧)“1.37% 資金 研報”牽頭籌建的漕涇電廠使用天然氣發電,為上海化工園區提供電力并供熱,該電廠采購了2臺美國GE公司生產的300MW燃氣發電機,但由于核心技術受制于人,重要的檢修環節仍嚴重依賴GE公司,而不得不為此支付高昂代價。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漕涇電廠在購買設備時與GE公司簽訂CSA長期合約式合同,這是一項價格不菲的售后檢修服務,為此,漕涇電廠在2009年~2010年間,至少支付給GE公司1.27億余元。
  漕涇電廠的“遭遇”在中國具有普遍性,據統計,目前中國幾乎所有已建、在建的天然氣發電機均來自國外巨頭,美國GE、德國西門子及日本三菱公司憑借先進的技術和設備已壟斷中國市場。
  更為嚴重的是,壟斷將長期持續。按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掌握的一份國家能源局委托相關機構做的天然氣發電調研內部資料的說法,“天然氣發電機的國外技術壟斷短期內難以解決,甚至十多年都無法解決。”
  壟斷的后果必然是支付高昂代價,這一代價不僅僅由中國的電廠承擔,亦將通過電費由全民負擔。在天然氣發電領域,中國的回旋余地十分有限。
  根據國務院2013年1月1日發布的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天然氣發電到2015年裝機容量將在“十一五”的基礎上翻番達到5600萬千瓦,年均增長16.2%。預計至2020年天然氣發電裝機容量將達到1億千瓦。

  不菲的維修成本
  “別說生產出設備了,連修都修不了。”一位國有電力公司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由于重型燃氣輪機國產化程度低,關鍵核心技術均在國外公司中,上述國有電力公司每年都要付給燃氣輪機制造商“價格不菲”的費用,用于主要核心部件的運行維護和控制系統的維護升級。
  GE公司的檢修服務稱為CSA條約和MMP合約,西門子公司和三菱公司則籠統稱作計劃檢修費。
  以GE為例,該公司的CSA合約即長期維修合約式服務,其費用主要由起始備件費、啟動費、月度固定費、運行時間費等組成;MMP合約即長期備件和服務條約,天然氣發電廠可以根據需要以確定的優惠價格,從GE公司選購備件、部件修理、選擇檢修指導人員等。
  檢修合約的價格往往讓人咋舌。
  據上述國家能源局調研內部資料顯示,華能金陵電廠與GE公司簽訂的CSA合約于2007年11月生效,據悉,其2008年的CSA年度費用為3600萬元。
  華電戚墅堰電廠與GE公司簽訂了MMP合約,雖然可以按優惠價格從GE公司選購備件、部件修理、選擇檢修指導人員等。但小修仍需約1200萬元,中修約5600萬元。不僅如此,在考慮到燃機動靜葉、護環、燃料噴嘴等部件經過數次小修后即壽命到期需購買新件,動、靜葉在每次返廠修理時都有一定比例的報廢率,則每臺機組均攤到每年的新件補充費用還需另外增加2200萬元。
  上海臨港燃機的修理費更加驚人,該電廠與西門子簽訂了燃機長期維修協議,全年修理費平均為1.2億元,其中備品備件一般占合同總額的50%~60%,燃燒熱通道部件返修費用約占20%~30%,人工費用約占10%~20%。據統計,2011年該電廠的修理費為1.8億元,其中燃氣輪機修理費占電廠修理費比重最大。
  “目前,天然氣發電廠的檢修費用談虎色變,但又無能為力。”華能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國產設備亟待突破
  實際上,國外電氣巨頭壟斷的還不止售后服務,最初的設備購置費用也因壟斷而長期保持“價格穩定”。據悉,天然氣發電廠的建造成本在3000多元/千瓦,雖然比煤電略低,但卻長期保持在這一水平。
  這與其他清潔能源設備在國產化后的迅速降價形成鮮明對比。
  在風力發電機尚未大規模國產化時,GE等公司生產的風力發電機曾賣到七八千元/千瓦,但中國企業制造出自己的風電機組后,價格迅速跌至4000元/千瓦。與風電設備類似的情況還有太陽能電池板、光伏逆變器等。
  但中國國產設備在天然氣產業鏈上卻始終難以突破,從上游開采到下游發電。
  如:在頁巖氣開采技術環節,GE擁有油泵和可移動發電機;在能源傳輸方面,GE新增了小型液化天然氣業務;在發電方面,GE擁有各種燃氣發電機。
  為此,國外電氣巨頭往往成為天然氣的支持者。如GE公司去年10月發布《中國的天然氣時代:能源發展的創新與變革》白皮書。
  白皮書指出,天然氣將是中國滿足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和解決環境挑戰的最佳選擇,天然氣在能源結構所占比例的上升,將產生巨大的經濟、環境和社會價值,即每年可能節約3800億元的環境成本。
  壟斷的后果必然是支付高昂代價,這一代價不僅僅由中國的電廠承擔,亦將通過電費由使用者負擔。
  一個較為極端的例子是上海花園飯店分布式燃氣電站,據測算,花園飯店分布式能源項目檢修費用較高,若折算至電價,其發電成本需要增加0.21元/度。
  目前,對于國外巨頭的技術設備壟斷中國尚無良策,只能是通過在同類型機組企業間搭建平臺,組建燃機共享備件庫,在合作電廠之間開展設備與備件的調配服務,提高備件的使用率,以降低企業的成本;而在設備維修方面,國內公司也只能利用CSA續簽合同談判的契機,加入本土檢修人員培訓的要求,以推動設備維修本土化的進程。

相關熱詞搜索:三巨頭壟斷

上一篇:中國成為全球LNG生產商關注焦點
下一篇:分布式光伏稱雄全球分布式領域 占比高達40%

分享到: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下期预测